當前位置:首頁(yè)
?>>?法律事務(wù)?>>?調解仲裁
返回

跨境電商知識產(chǎn)權訴訟風(fēng)云及合規之路

發(fā)布日期:2024-05-08
【字體:】??保護視力色: FFFFFF FFF2E2 FDE6E0 FAFBE6 F3FFE1 EAEAEF E9EBFE DAFAFE

如今,電商行業(yè)正處于“高景氣”階段,跨境電商作為一種新型貿易形態(tài),隨著(zhù)產(chǎn)業(yè)結構升級、政策鼓勵和技術(shù)進(jìn)步的深入推進(jìn),呈現爆發(fā)式發(fā)展的態(tài)勢。據艾瑞咨詢(xún)的《2023年中國跨境出口電商行業(yè)研究報告》顯示,2022年跨境出口電商行業(yè)實(shí)現9.4%的同比正向增長(cháng),規模達6.6萬(wàn)億元[1]。

同時(shí),在地緣爭端、經(jīng)濟下行的多重因素下,跨境電商的發(fā)展依然存在不少的挑戰??缇畴娚炭赡軙?huì )對商品輸入國的市場(chǎng)造成沖擊,給數據安全、知識產(chǎn)權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等多項問(wèn)題帶來(lái)影響。其中,知識產(chǎn)權的問(wèn)題在近些年來(lái)尤為突出,關(guān)于跨境電商的知識產(chǎn)權訴訟絡(luò )繹不絕,跨境電商的知識產(chǎn)權合規之路未來(lái)一定是充滿(mǎn)荊棘。

一、跨境電商的崛起與彷徨

近些年來(lái),國家對跨境電商的發(fā)展始終持積極態(tài)度,通過(guò)設立經(jīng)濟試驗區、提供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整治工作等方式促進(jìn)我國跨境電商行業(yè)的增長(cháng)。2019-2021年,中國跨境電商出口金額分別達到7891、10850和13918億元,分別實(shí)現了30.5%、39.2%和28.3%的高增速??缇畴娚淌紫葢{借物美價(jià)廉、交易便利的優(yōu)勢占領(lǐng)了美國市場(chǎng),而后新冠疫情導致的線(xiàn)下購物受阻培養了歐洲市場(chǎng)的線(xiàn)上消費習慣,使得我國的跨境電商在歐洲越發(fā)成熟,另外中國與東南亞的跨境電商市場(chǎng)在政策與媒體的助力下高速發(fā)展。最終,我國跨境電商的貿易目的地實(shí)現多元發(fā)展。

其實(shí),中國跨境電商在數十年的發(fā)展中,經(jīng)歷了行業(yè)萌芽、行業(yè)探索、高速發(fā)展、高質(zhì)量發(fā)展四個(gè)時(shí)期。早于1992年,阿里巴巴國際站、中國制造網(wǎng)等平臺成立,通過(guò)提供信息撮合的服務(wù)實(shí)現商品的跨境銷(xiāo)售。隨著(zhù)二十一世紀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普及,線(xiàn)上交易量逐步擴大,平臺開(kāi)始為跨境賣(mài)家提供交易服務(wù),國內賣(mài)家積極入駐阿里巴巴國際站、亞馬遜、速賣(mài)通等國內外跨境電商平臺以此快速打開(kāi)國際市場(chǎng)。同時(shí),一批像SHEIN和Shopify的新興跨境電商平臺開(kāi)始展露鋒芒。

在跨境電商的行業(yè)鏈條中,平臺方當之無(wú)愧是其中的主要參與者。以亞馬遜、eBay、SHEIN、TIKTOK、Temu為代表的平臺開(kāi)放第三方入駐,可以直接為入駐的跨境賣(mài)家提供線(xiàn)上交易商城,整合物流、支付及運營(yíng)等服務(wù),成為了眾多跨境賣(mài)家的首選。值得一提的是,第三方開(kāi)放式平臺會(huì )基本上都會(huì )設置嚴格的規則對商品質(zhì)量、商品知識產(chǎn)權等問(wèn)題進(jìn)行管理。

那么對于跨境電商企業(yè)來(lái)言,跨境合規成為了無(wú)法回避的話(huà)題。何為跨境電商合規?跨境電商合規主要包含稅務(wù)、產(chǎn)品、品牌及運營(yíng)四方面合規。其中,以商標為代表的品牌合規,一方面要確保國內賣(mài)家的品牌資質(zhì)得到海外市場(chǎng)的認可,另一方面防止國內賣(mài)家在使用品牌的過(guò)程中發(fā)生侵權行為而遭到訴訟[2]。伴隨著(zhù)跨境電商的品牌建設需求上升,更多的跨境電商企業(yè)開(kāi)始走精品路線(xiàn),打造自身的商業(yè)品牌。另外,歐美等跨境電商的目的地國家通常對知識產(chǎn)權十分重視,如果跨境電商企業(yè)出現知識產(chǎn)權侵權行為,跨境電商平臺往往會(huì )對其做出罰款甚至強制關(guān)店的懲罰。

跨境電商平臺近年來(lái)不斷更新其平臺規則解決不斷變化的知識產(chǎn)權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。以全球規模最大的跨境電商平臺亞馬遜為例,2015年,亞馬遜建立品牌注冊系統。2017年,亞馬遜出臺商標備案政策,需在平臺提交美日歐等21個(gè)國家或地區的注冊商標材料進(jìn)行審核。2018年,亞馬遜更新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規則聲明,賣(mài)家可以自行向平臺舉報知識產(chǎn)權侵權行為。2019年,更是實(shí)行即使賣(mài)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侵犯了他人知識產(chǎn)權的情況下,依舊會(huì )視情況給予賣(mài)家警告或關(guān)店的處罰。

一方面,跨境電商市場(chǎng)活躍,全球電商滲透率不斷提升,跨境電商的發(fā)展有著(zhù)廣闊的前景。另一方面,諸多跨境電商參與者面臨著(zhù)實(shí)實(shí)在在的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與競爭??傊?,跨境電商行業(yè)的興起與發(fā)展不過(guò)十余年,存在的問(wèn)題依然十分突出。

二、跨境電商知識產(chǎn)權訴訟風(fēng)云錄

據國家海外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應對指導中心發(fā)布的《2022年中國企業(yè)在美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調查報告》顯示,中國企業(yè)在美知識產(chǎn)權訴訟新立案986起,涉及跨境電商新立案559起,占總數的56.69%。

跨境電商領(lǐng)域涉及的知識產(chǎn)權主要是商標權、著(zhù)作權、專(zhuān)利權等,大多以文字、圖片、聲音、視頻等數據信息的形式呈現,糾紛類(lèi)型有商標侵權、專(zhuān)利侵權、著(zhù)作權侵權、不正當競爭等。

商標侵權是跨境電商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最常見(jiàn)的一種類(lèi)別。2022年,著(zhù)名玩具公司凱利玩具(Kelly Toys)在美國紐約南區聯(lián)邦法院起訴了阿里巴巴平臺上90家電商企業(yè)銷(xiāo)售侵犯其商標權和版權的假冒產(chǎn)品。此外,日本最大汽車(chē)制造商豐田汽車(chē)近年來(lái)在美國伊利諾伊北區聯(lián)邦法院共發(fā)起21件針對跨境電商企業(yè)侵犯其商標的群體性訴訟。更多的跨境電商賣(mài)家以“附表A案件”的形式被提起訴訟。美國法院第26.2條審判規則規定,原告起訴時(shí)可以申請在不公開(kāi)的“附表A”中列出被告的名字,許多被告在未得到通知的情況下就被提起了訴訟[3]。

著(zhù)作權侵權行為在跨境電商領(lǐng)域同樣高發(fā)。近期,SHEIN與Temu之間的糾紛引起了行業(yè)內的高度關(guān)注。SHEIN先后在英國倫敦高等法院和美國聯(lián)邦法院起訴Temu等賣(mài)家對SHEIN的上千張圖片存在著(zhù)作權侵權行為。2024年2月,英國倫敦高等法院已發(fā)布了臨時(shí)禁令(TRO),禁止Temu侵權。3月,美國伊利諾伊州北區聯(lián)邦地區法院東部分院駁回了侵權賣(mài)家的全部主張,連發(fā)四個(gè)臨時(shí)禁令(TRO)禁止Temu等賣(mài)家的侵權行為。SHEIN的維權投訴都是基于針對其旗下自主品牌被侵權而進(jìn)行。

對于專(zhuān)利權侵權來(lái)說(shuō),重災區在于外觀(guān)設計專(zhuān)利侵權。近期,深圳某公司針對一款宇航員投影燈的外觀(guān)專(zhuān)利對包括亞馬遜、eBay、wish等多個(gè)主流跨境電商平臺發(fā)起訴訟。由于各地法律體系的不同,在跨境電商領(lǐng)域還會(huì )出現“商業(yè)外觀(guān)”侵權案件。商業(yè)外觀(guān)來(lái)源于美國Trade Dress的直譯,在我國法律或司法解釋中并沒(méi)有相關(guān)概念。例如權利人以一種標識為紅色墊底的家具腳套為商業(yè)外觀(guān)起訴跨境電商其它賣(mài)家侵權,并獲得了TRO禁令[4]。

除此之外,據統計2022年中國跨境電商企業(yè)在美涉專(zhuān)利侵權45起,涉商標侵權514起。甚至在訴訟高發(fā)地美國伊利諾伊州,存在針對中國賣(mài)家知識產(chǎn)權侵權的美國律所Greer, Burns & Crain在2022年總共發(fā)起了243件訴訟,關(guān)閉了2.2萬(wàn)個(gè)賣(mài)家賬戶(hù)和5900個(gè)網(wǎng)站[5]。2023年上半年,美國伊利諾伊州北區發(fā)生的跨境電商侵權案件高達759宗,其中商標侵權案件占了485宗,著(zhù)作權侵權案件有191宗,而專(zhuān)利侵權案件則達到了82宗。

上文中提到的TRO是跨境電商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中常見(jiàn)的概念,又稱(chēng)為臨時(shí)禁令。TRO賦予了原告能夠通過(guò)各種及時(shí)便捷的方式來(lái)維護自己知識產(chǎn)權,快速制止涉嫌侵權人所謂的侵權行為且凍結其資產(chǎn)的權利,而當事人必須要出庭或者應訴的規則。加之跨境電商平臺自身制定的嚴格的知識產(chǎn)權管理規則,跨境電商企業(yè)常常在沒(méi)有得到任何消息的情況下,被封禁店鋪或凍結賬戶(hù)。一旦涉及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,和解已是最好的處理結果,大部分國內電商企業(yè)因為缺席審判最終付出高昂的代價(jià)。

表1:文中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匯總

三、跨境電商企業(yè)合規路在何方?

知識產(chǎn)權問(wèn)題顯然已是跨境電商企業(yè)必須面對和需要解決的頭等問(wèn)題。那么跨境電商企業(yè)該如何防范知識產(chǎn)權風(fēng)險,如何在出海的航程中行穩致遠呢?

首先,大型的跨境電商平臺幾乎都制定了相關(guān)的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規則??缇畴娚唐髽I(yè)需要做的就是對熟悉平臺規則并掌握,在實(shí)際運用過(guò)程中做好合規工作,減少被平臺處罰的風(fēng)險,在確保利用好規則的前提下,最大程度的維護跨境電商企業(yè)自身的利益。

其次,從事跨境電商的企業(yè)大多處于“火什么、賣(mài)什么”的潮流之中,會(huì )采取低成本拷貝、借鑒等方式盲目追尋“爆款”產(chǎn)品,這就大大增加了跨境電商企業(yè)卷入知識產(chǎn)權糾紛漩渦的幾率。對于跨境電商企業(yè)來(lái)講,要強化知識產(chǎn)權意識,建立自身品牌的合規審查制度,提高規劃知識產(chǎn)權的能力[6]。

最后,跨境電商企業(yè)在遭遇侵權訴訟時(shí)應積極應對、爭取和解。在我國跨境電商出口侵權案例中,大部分企業(yè)由于訴訟費用高、流程復雜而放棄應訴,而不應訴的結果就是法院根據原告的主張進(jìn)行判決,凍結的資金被全額劃走作為賠償[7]。而如果積極應訴的話(huà)尋求和解的話(huà),可能會(huì )減少一大部分損失??缇畴娚唐髽I(yè)遭遇的訴訟通常被告眾多,企業(yè)之間可以相互交流,積累經(jīng)驗,還可以共同向政府組織尋求幫助,防范后期的侵權風(fēng)險。

除了跨境電商企業(yè)自身重視知識產(chǎn)權,積極維護知識產(chǎn)權保護之外,政府、律所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等多方力量都應充分發(fā)揮自身的作用,及時(shí)完善跨境電商知識產(chǎn)權的綜合環(huán)境,在“中國制造”的出海潮中形成合力促進(jìn)跨境電商行業(yè)的蓬勃發(fā)展。

參考文獻:

[1]2023年中國跨境出口電商行業(yè)研究報告.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DHgzT_fqcWE1C87bV_epkw

[2]中國跨境電商合規服務(wù)行業(yè)發(fā)展洞察https://report.iresearch.cn/report_pdf.aspx?id=4088

[3]李瀾|中國跨境電商在美被訴商標侵權的最新進(jìn)展—以伊利諾伊州北區聯(lián)邦地區法院為例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4gzZeCBiTDOq5EoluFZQkA

[4]商業(yè)外觀(guān)侵權的解決機制(注意,不是外觀(guān)設計!)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FnYf5eyjCNLxpzBzhv1Rrg

[5]做跨境電商,賣(mài)家必須了解的知識產(chǎn)權!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8Ph5ww4JA1JE-FL1fBgKtg

[6]繆鶴兵,張義麗.中小出口跨境電商企業(yè)知識產(chǎn)權問(wèn)題研究[J].北方經(jīng)貿,2024,(01):94-97.

[7]李靜宇,吳金蓉.跨境電子商務(wù)中的知識產(chǎn)權風(fēng)險與應對[J].現代商業(yè),2023,(22):35-39.DOI:10.14097/j.cnki.5392/2023.22.040.

來(lái)源:IPRdaily中文網(wǎng)(iprdaily.cn)

特別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觀(guān)點(diǎn),不代表IPRdaily立場(chǎng)。

返回】 【打印

Produced By 大漢網(wǎng)絡(luò ) 大漢版通發(fā)布系統